网站首页 >> 师生作品 >> 文章内容

英灵永眠长岭界

[日期:2021-01-14]   来源:湖南教育科学网  作者:肖安轩   阅读:39066次[字体: ]

193511月,红二、六军团奉党中央之令,从湘西突围转战,北上抗日。12月中下旬经过洞口,20日上午,红六军团在高沙镇集合召开军民大会,宣传中国共产党的主张,昭告红军北上抗日的神圣任务,揭露蒋介石消极抗日、专打内战的罪行,播撒革命的火种,敌机突然飞来,红军只得停止开会,急速指挥群众疏散隐蔽,部队陆续开拔,先头部队即去李家渡及花园一带,探敌情、查民情、侦察地形。21日(农历1126)下午一时左右,红六军团主力到达高沙与花园之间的李家渡,大田寺里停满休息的红军,从大田寺到李家渡街上约一华里的大道上,正行进着红军大部队,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浩浩荡荡,两架国民党双翼飞机飞来了,虽然红军战士的头上都戴着树枝村叶缠绕的伪装,战士们一听到敌机的轰鸣声,立即疏散卧倒于两边的树林柴草丛中,但敌机嚎叫着,在低空盘旋一阵后,还是发现了红军队伍;此时,李家渡鱼子村的12岁小孩王康元正牧牛回家,他看到大路上这么多人,天上又来了飞机,心里正在纳闷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谁知敌机轰鸣着丢下一颗炸弹,耕牛狂奔而逃,一位红军战士急促地呼唤他卧倒,但王康元已经吓得慌了手脚,站在路中哇哇大哭。说时迟,那时快,一位红军战士一手把王康元按倒在地,立即伏在他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掩护着他。敌机在这一带接连投下六颗炸弹,其中一颗就在王康元身边爆炸。这场空袭中,有五颗炸弹在密集的红军队伍中爆炸,20多位红军战士当场牺牲,除两具全尸外,其余都血肉横飞,数十人受伤,伏在王康元身上的红军战士被严重炸伤,血流如注,事后得知这位红军是一位连长,而王康元却安然无恙。

红军血洒李家渡后,主力部队在西中、新店宿营一晚。翌日,红军大部队不顾天寒地冻,继续急行军,一部留下断后,打富济贫,筹措粮食,且留下二三十个红军战士负责安葬烈士。四邻八舍的老百姓对红军战士为争取民族解放英雄捐躯的行为深感敬佩,更被他们舍生取义、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所感动,人民痛心疾首,悲痛万分,这一带家家户户都主动地参与掩埋烈士遗体和救护伤员的工作。王康元的叔父王仁德挺身而出,邀请了李明生、刘大炳等二十五六个贫苦农民,在华指导员的指挥下,协助留下的红军掩埋烈士。红军以每副棺材十二元银洋的价格,向群众购买了六副棺材,将红军烈士的遗体、尸骨全部收进棺材,就近掩埋在蛇形地麦子塘的一块豌豆地里,安葬时,一百多个老百姓参加了送葬,下葬后,红军给帮忙的20多人每人发了一块银洋。华指导员在墓前,面对红军战士和群众说:我们是老百姓的队伍,我们为民族解放,为人民闹翻身,倒下的战士个个是英雄,他们为穷人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广大军民要携起手来,坚持斗争,踏着烈士的血迹前进……

李家渡的人民群众尽管当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他们积极配合断后的红军打击围堵追击的敌军,并协助红军打击土豪劣绅,筹措军需,在桂花村打开了土豪龙文皆、龙雨皆的粮仓;西中村的劣绅邓国干、邓建猷家,也被开仓分谷,杀猪宰羊,恶霸土豪闻风丧胆,贫苦群众扬眉吐气。与时同时,广大群众不畏艰险,积极抢救红军伤员,把他们分散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李家渡求山院子的周莲菊收养了三个重伤员,在敌军搜查时,她把这些伤员藏在地窖里。相邻的花园金桥院子刘桂林、双丰院子卢光明,石桥沉家院子李雪姣、红星院子袁连姣等10多户人家,都分别收养了两三个红军伤员,舍生忘死,慷慨解囊,有的经过近半年的医治养护,才伤势痊愈。

红军在李家渡宣传革命思想,组织群众,武装群众,不怕牺牲的英雄行为,让土豪劣绅恨之入骨。红军走后,他们就造谣生事,四处散布流言蜚语:“红军葬的这块地,是李家渡的龙脉,是风水宝地,现在挖断了龙脉,破坏了风水,地神不安。你们听,夜深人静时,街上狗吠不止。如果不把赤匪的尸体挖出,抛于河中,李家渡必定大祸临头……”邓成竹、王仁德等人听了这恶狠狠的叫嚣,心里明白这是赤裸裸的报复,他们暗中串连了一大批贫苦农民,据理驳斥土豪劣绅的谬论,彻底揭露豪绅仇恨红军、向贫苦群众反攻倒算的罪行。为了粉碎他们阴谋,第二年3月,为保护烈士遗骨,大家出钱出力,将烈士遗棺移葬到渺无人烟、松涛滚滚的长连界,坟墓四周栽上松柏,苍翠长青,缅怀与纪念红军烈士抛头颅洒热血、舍身救人的献身精神。王康元每年清明节都要来这里为烈士扫墓,深切悼念红军烈士。1972年,已担任西公社西中大队(则李家渡)党支部书记的王康元,在公社党委支持下,率领本村干部群众,在烈士墓前立了一座纪念碑,碑正中镌刻“长征烈士之墓”,碑的两侧刻着一幅对联:“继承先烈志,永做革命人”,对联顶端,刻上了两颗闪闪发光的红星,象征红军精神代代相传,永放光芒。1995年冬,洞口县委党史办、县党史联络组、花园乡人民政府对长岭界红军烈士墓进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修葺,在墓前树起了一座13米高的钢筋混凝土白色纪念塔,纪念塔正面镏金镌刻开国上将、曾任红六军团军团长的萧克将军亲笔题词:“红军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字体遒劲,闪闪发光。塔后为红军烈士墓,墓前立有一块高大的墓碑,墓碑正中刻“红军长征烈士之墓”,碑体上端刻“万古长青”,两边刻“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坟墓周围植青松翠柏,挺拔飘逸,有如卫士般常年矗立在墓地四周,守卫永眠于此的烈士英灵。(肖安轩)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