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师生作品 >> 文章内容

我的一位贵人

[日期:2022-09-28]   来源:教育科学网  作者:柳青   阅读:35500次[字体: ]

/柳清

人的一生会遇上许许多多的人。据有关人士测算,人若活到八十岁,可能会遇到二千多万人。绝大多数是擦肩而过,碰上能点个头,送个微笑抑或打个招呼的即认相的人大约二千余人,若能在一起共事、聚会、聊天的好友也就百十来人吧。而要遇到知己的人却少之又少,要是能遇上在你人生低谷时鼓励你,在你困难时伸以援手,在你顺境时敲打你。这就遇上了能改变你一生学习、工作、生活轨迹的贵人,那便是人生之大幸也。

我就遇上了这样一位贵人,他现今已逾耄耋之年。前不久从珠海回老家新宁去看望他的妹妹,路过邵阳我安排他下榻宝庆山庄。三天时间里我每天早中餐陪他就餐,晚餐他就喝点稀饭或面食点心水果什么的。我们聊过往的人和事,他身体很硬朗,眼不花耳不背,很健谈,虽满头白发,却风度依旧。他就是原化学工业部龙须塘资江农药厂的党委书记兼厂长傅坤。

认识他纯属偶然,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从冷水江锡矿山调到资江农药厂机修车间干车工。我是一个不善交际的人,一个近二千人的大型国企,我就认识同班的几位师傅。下班后就蜗居家中或看看书或爬爬格子,不时有“豆腐块”见诸中央省市报端。一天上午,班长叫我到车间杨主任办公室去,说是有事找我。我轻声地问班长,杨主任办公室的地点在哪里?他手指着车间的东头,就是那栋三层的楼房,二楼西边第一间办公室。我三步并作两步就到了主任办公室的门边,只见一个脸宠黑里透红有些许皱纹,身着蓝色工作服,手指挟着喇叭筒烟卷,正在吞云吐雾地看桌面上的资料,人很魁梧像个军转干部。见到我就起身脸上堆着笑容地说:“厂党委书记要见你。”我一听就懵了,心想一个大企业的一把手(地师级级别)召见一个小工人干什么?只听杨主任大声说道:“还楞着干什么,快去啊!准会有好事”。我忙问书记的办公室在哪里?“出厂大门对面的办公大楼四楼,门上面都挂着牌子呢

当我来到书记室门口时,心里像有只免子似的怦怦直跳,诚惶诚恐地报告:书记您找我?书记站起身来微笑道:“小伙子,快进来。”并举目仔细地注视了我几秒钟。我也快速地用双眼将书记扫描了一遍。稠密黑亮的三七开头发,一双烔烔有神的大眼,挺直且高的鼻梁,国字脸给人以和蔼可亲却有不怒而威之感,一米七几的个头,五十岁上下儒雅而有风度。只见他随手从办公桌旁的一堆书报上拿起一张前几日的《工人日报》指着头版右下角刊登反映资江农药厂“改革出效益,改革出人才”的小文章问道:“这篇稿子是你写的?”“是的”我忙回答。“不错嘛,读了几年书?”“初中毕业。”“好!看来你是一个好学习、肯动脑子的人。交给你一个任务,快年底了,就要召开全厂职工代表大会,请你给我写一个工作报。”我立马意识到,党委办有专职秘书,却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工人去写报告?是书记有意考考我,抑或是想提携我?一连串的问题在脑际萦绕。想到此暨紧张又兴奋。也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勇气问书记:“几天交稿?”“一个星期吧。”我爽快地点点头算是应允了。返回车间的路上,心里犯着嘀咕,我从来没写过工作报告,连格式都不清楚就冒冒失失接下这个烫手芋头。如果写砸了耽搁书记的工作时间就是大事,自己颜面扫地事小,但暨已接下任务就等于在书记面前立下军令状,不写也得写了。

在与杨主任汇报情况后,他笑呵呵地说“我猜得不错嘛,小子,书记要重用提拔你了,这个礼拜不要上班了,去写报告,且一定要写好。”见我面有难色。他接着说:“我已和总工会曾主席打过招呼,你去他那里把去年职代会的报告借出来作参考,今年全厂各项经济技术指标完成情况的数据我这里有。说就从办公桌里抽出一份资料交给我。明年的奋斗目标在今年完成的基础上增长百分之六到八即可,或把增长数据空起来让书记补上去就行了。”主任一席话让我豁然开朗,我高兴得直点头致谢。

拿到报告和资料立即认真阅读起来,心里有了一个大概轮廓,辅开稿子照样画葫芦,书写至凌晨三点就完成了初稿。次日,又认真读了几遍,对语句及标点符号作了修正。第二天下午开始一笔一划地抄写起来。因我的字写得不好看,再认真也像歪瓜裂枣躺在纸上,字一但成型是很改变的。次日上午我就送到书记那里,恭恭敬敬地说:“报告写是写完了,行不行请书记定夺。”书记笑着说:“小伙子写得很快嘛,三天不到就完稿了。”他边看边不时微颔,约一盏茶的工夫,书记站立起来说:“你用心了,过去没写过这种公文,第一次写就像模像样。不错!不错!只是你的字还要练一练。”得到书记的首肯,一块压在胸口的大石头落地了。并调侃地回复:“孔夫子不嫌字丑。我一定好好练字。”他听后哈哈大笑道:“有此一说。但字迹是文章的脸面,也是你们投稿的敲门砖。我小时候读私塾如果毛笔字写不好,老师就用竹片抽打手心的。”说着从书柜里抽出一本字贴交给我:“拿去临摹练练字吧,这几天你肯定是白天黑夜连轴转,先休息休息,等候通知。”

大约半月后,我接到一纸任命,委任我为厂党委秘书。虽不算是个什么官,但常在一把手身边,并例席党委会作记录,拟草汇报材料、报告、通知、上传下达,迎来送往……也是个出头露脸的工作,特别是在领导身边,他们的行事风格、处理问题的果敢和慎密,接人待物的技巧……,使我学到了许许多多的知识。

转眼到了八十年代中期,党中央提出要培养“四化”(革命化、知识化、专业化、青年化)干部。中组部委托各级电视大学举办为期两年的脱产“党政干部进修班”。对象是党政机关正科级、大中型企业的中层干部,且有一定培养潜质(当时称三梯队人员),经组织推荐,考试择优录取,这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还有二个多月时间,我跑到书店把高中的政治、语文、历史、地理等课本买来,每晚学习到十二点以后,并把重点内容和名词用录音机录下来。吃饭时听,走路时也听,上洗手间也听,强学硬记。我厂共推荐了九名中层干部,其中八人是高中毕业生,仅我是一个初中生。考试成绩出来后,我竟超过录取分数线20多分,全厂仅考取二名,我的成绩列第一。书记风趣幽默地笑着说“你是抄袭人家的卷子吧?”我立马自豪地纠正:“哪有第一名去抄袭别人卷子的道理?!”

二年的脱产学习,我顺利拿到了大专文凭。回厂工作不久,就提拔为党委办副主任兼厂办主任,紧接着任党委办主任。九十年代初,傅坤书记即将退休,他向上级组织力荐我出任中型企业的副厂长、厂长。此时,我还不到四十岁。后又调动了几个工作单位,直到从机关事业单位退休。

岁月如梭,转眼几十年就过去了。回想起傅坤书记对我的传帮带,仿佛是昨天发生的事,点点滴滴都清晰地在我脑际涌现,他就是我一生的恩师和好领导,是我人生道路上遇到的一位贵人!

相关评论